中国人餐桌上的牛油果渐渐产自中国

时间:2019-11-23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今年9月,于哥伦比亚举行的世界牛油果大会公布调查数据:全球牛油果贸易以每年12%的速度增长这种迅猛增势,在全球果蔬市场中前所未有。 而这一波全球热潮中,牛油果这个舶来品

  今年9月,于哥伦比亚举行的“世界牛油果大会”公布调查数据:全球牛油果贸易以每年12%的速度增长——这种迅猛增势,在全球果蔬市场中前所未有。

  而这一波全球热潮中,牛油果这个舶来品也上了中国人的餐桌,成了中国的超级网红食品。前段时间,微博甚至还掀起了一股“牛油果穿搭大赛”热潮。

  然而,因气候变化问题,爆红的牛油果却面临着日益严峻的减产危机,提高牛油果产量的科研面临种种困难……餐桌上的牛油果,还保得住吗?

  事实上,早在2017年,中国就成了全球第九大牛油果进口国,全年进口的牛油果总价值就已达1.07亿美元。而在国内,近年来广东、福建、云南等地均有牛油果引进栽培,但产量还不能供给整个中国市场,因此,牛油果目前主要还是依赖进口。

  据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官网消息,今年4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我国签署了允许肯尼亚冷冻牛油果输华协议。由此,“肯尼亚成为继智利、墨西哥、秘鲁、新西兰等4个国家之后,世界第5个、非洲第一个可向中国出口鳄梨(牛油果)的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输华水果清单也被再次更新。”

  而中国的进口牛油果市场也就此进入“五国争霸”状态。在2018年以前,中国进口牛油果主要来自墨西哥、智利、秘鲁三个国家。2017年,智利成为最大供应国。2018年,智利被秘鲁超越。同年1月,新西兰牛油果进入中国市场。今年4月,随着中国和肯尼亚签署检疫准入协议,肯尼亚又加入“战局”,争夺中国市场之心正盛。

  据肯尼亚媒体《每日国家》报道,中国是个新市场,潜力比预期的还要大。中国现在人均每天消费3个牛油果,一天就是近40亿个牛油果。在大城市的销量稳定之后,中国三、四线城市的牛油果消费市场增长潜力也被看好。在报道结尾处,文章殷殷呼吁:“肯尼亚一定要抓住中国牛油果市场爆发这个大好机遇。”

  然而,“绿色、健康”的背后却有各种问题:牛油果种植极为耗水,而市场的火爆需求导致种植地国家出现滥砍滥伐、环境恶化。再加上气候变化,气温上升,牛油果减产又导致供应失衡加剧,价格飙升。

  据英国《卫报》报道,墨西哥很多牛油果种植地被当地毒贩控制。因此,消费者每买一个产自相关地区的牛油果,那些犯罪分子就会多一笔金钱入袋。而对于普通的墨西哥农民来说,种植牛油果也比其他任何作物都更有利可图。

  在有着“世界牛油果之都”称号的米却肯州,当地农民无视法律,直接砍掉成熟的森林,种上牛油果树。森林被非法砍伐导致环境恶化。而果树需要施肥和杀虫,同时还需要大量水来灌溉,种出半公斤(约两三枚中等大小)牛油果就需要272升水。牛油果树的大量种植给当地的水资源造成极大压力。

  据《纽约时报》报道,加州去年的热浪已经导致今夏这一季的牛油果产量遽减、价格飙升。48枚一箱的牛油果,批发价从35美元涨到了70-80美元。加州的科学家们最近做的一份研究预测,气候变化将导致该州的牛油果产量在接下来30年内减产达40%。

  祁家柱原系玉溪市元江县的科委(现科技局)一把手,后下海参与创立了亚洲最大的高级芦荟原料供应企业——新三板上市公司万绿集团。年过半百时,他看中了牛油果。

  祁家柱的女儿、普洱绿银生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祁婕介绍,几十年前起,我国的广西、海南、云南等地的亚热带作物研究所相继对牛油果进行试种,但受技术和气候等因素的制约,上述地区仅是零星种植,牛油果始终没能形成规模化产业。既是空白,也是前景,多方考察后,2006年,祁家柱开始在云南的保山、西双版纳、红河、普洱等地对牛油果进行引种试种。祁家柱深信,中国这么大,肯定有一方土地适合种植牛油果。但他没想到,找到一片这样的土地,最终花了十年时间。

  把盛产于墨西哥等国家的牛油果其引入国内,要解决的问题很多,风险也很大,最大的考验是“根腐病”。“可能一开始长得好,可过几年就死掉。”祁婕称,根腐病是牛油果种植最棘手的难题,其父亲等通过从世界牛油果主产国引进不同的牛油果商业化栽培品种和根系品种,在云南多个地区进行引种试种,并对各地近10年的土壤、气象资料进行观察分析,最终筛选出孟连这个国内少有的适宜种植牛油果的区域,并找到了最适合孟连土壤环境应用的抗病根系品种。

  “一棵树种下去,它表现好不好,至少需要观察五年的时间。”10月22日,在孟连县娜允镇芒街村,记者见到了一处牛油果引种试种观察园,园内的牛油果树高大挺拔,但周遭杂草丛生。祁婕称,这个观察园已完成使命,“现在牛油果在整个孟连县已大范围连片种植,正是从这个园子开始。”

  位于云南西南地带的孟连县属亚热带气候,年平均气温20.7℃,年均降雨量为1733.4毫米,年日照时间为2183.5个小时,部分地区属喀斯特地貌,土壤蓄水能力较弱的地貌特点,十分符合牛油果根系“需要水分但不能积水”的种植要求。

  即便气候等条件优越,不见得牛油果就能落地生根。祁婕介绍,来自以色列、美国、秘鲁、南非的国际牛油果专家团队,助力其公司建立起了良种繁育及优质丰产栽培等产业体系,攻克了牛油果中国种植的技术壁垒,“之前以色列专家带来的数据,因‘水土不服’不能全部应用,我们必须通过自主研发与技术引进相结合,才能主推中国的牛油果产业健康发展。”

  成立于2014年的普洱绿银生物股份有限公司而今拥有自己的母本园,已经建立了良种繁育、产业采后处理、优质丰产栽培、精深加工、产业品牌营销五大体系,其种植基地引用了以色列的滴灌技术,并对气候、土壤、风力实时监测,实施标准化种植。目前,该公司是公认的中国牛油果产业龙头企业,主要供应广州等大城市,呈供不应求之势。该公司去年的牛油果产量为2000吨,今年牛油果受到了干旱的影响,但产量基本持平。

  云南水果丰富,现在又添了一个悄然成长的“特产”——孟连牛油果。孟连官方介绍,目前整个孟连县的牛油果种植面积为2万亩,计划年底的种植面积达到3万亩,种植将覆盖全县的6个乡镇。在去年,云南将牛油果确定为孟连县的“一县一业”的主导产业。孟连县农业农村和科学技术局局长杨迎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将以孟连为中心,带动周边的西盟、澜沧二县种植牛油果10万亩。

  在这里,牛油果种植还成为产业创新扶贫新模式加以推广。孟连县国资委组建孟连鑫梦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与绿银公司深度合作,共同带动村级农民合作社和建档立卡贫困户推进牛油果产业发展,其中,鑫梦公司负责编制孟连牛油果产业发展规划、制定孟连牛油果产业标准、筹措牛油果开发种植、投产前管护等所需资金,绿银公司负责提供优质种苗、技术服务以及品种的更新改良等,村级农民合作社负责提供流转土地,小额信贷资金入股。

  杨迎华介绍,这种模式下,百姓的收入来自两块,一是地租收入,二是在自己的土地上打工的报酬,农民每亩山地的土地流转年收入为500元,就地打工还有13000元的劳务收入,而传统的小农经济生产者,也将快速转型为现代农业生产工人。此外,村级农民合作社以土地入股,“入股的收入,肯定比纯粹的土地租赁收入要高,所以我们鼓励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来。”杨迎华称,去年孟连县已经脱贫摘帽,预计2-3年,他们就能分享到牛油果产业30%的红利,“我们现在是脱贫,未来如何不让老百姓返贫,靠的就是牛油果产业。”